6100万吨将是一个大型水泥上市企业一年一半以上的产能,加快化解过剩产能

摘要:   对于一个产能过剩企业来说,压减产能似乎只能做减法。砍掉既有产能,势必遇到盈利能力、员工安置等一系列问题。但采访中记者发现,河北也有传统的水泥生产企业,既能做减法,还能做加法。而这个加法做的好,在化解过剩产能的同时,也完成了企业华丽的转型升级。   案例   玉螺水泥的“加法”   原国有企业玉田县水泥厂改制后成立的玉螺水泥集团,其水泥有限公司是一家拥有几十年建厂史的老企业。所生产的产品P.O42.5、P.C32.5、P.S.A32.5强度等级水泥为河北省名牌产品,“玉螺”商标为河北省著名商标和环渤海地区建材行业知名品牌。“年头好的时候,各地的企业都来我们这跑水泥,那时候咱们的水泥不愁卖,有时候买家为了一个批条都得等好几天,厂里的业务员滋润的很。”谈起往日荣光,一位曾供职玉螺水泥的老职工告诉记者,一直以来,玉螺水泥都是当地的明星企业,甚至到2008年,国家4万亿的投入还给了水泥行业风光的机会,但产能过剩的阴影始终还是挥之不去。“走出一步天地宽,两个思路两重天。”是躺在过去功劳薄上、一味在旧日光环的照耀下停滞不前,还是踏着国家产业优化升级政策的节拍,及时进行企业自主创新转型升级?   玉螺水泥选择了后者。但值得称道的是,玉螺水泥在化解过剩产能和转型升级的过程中,走出了一条“加减法”同时做的路子。   玉螺水泥一位负责人告诉记者,在控制水泥产能的同时,玉螺集团觉得经营项目不只在自己家门口“打转转”。他们的第一步,竟选择了杀猪这个跟水泥八竿子打不着的行业。   2002年4月玉螺集团“跨过”黄河,与河南省漯河市的双汇集团“联姻”,引来玉田成立唐山双汇食品有限责任公司,公司按照“国际一流,国内领先”的高标准要求,屠宰分割生产线采用世界上先进的冷分割生产工艺,设备从荷兰、韩国引进,厂房和工艺布局按照欧盟食品卫生标准、美国农业部标准和出口注册要求设计,肉制品设备主要从德国、丹麦、瑞士等国家引进。同年11月投产后,主要从事生猪屠宰、分割、冷藏、肉制品加工,年屠宰生猪能力150万头,年产肉制品4万吨,产品严格按照出口食品加工企业卫生注册要求生产。公司现有生猪屠宰产品、低温肉制品、调理产品、炼油产品等四大系列产品,其中,生猪屠宰产品包括500多种冷鲜肉产品,低温肉制品有玉米热狗肠、香脆肠、熏烤圆火腿等近百个花色品种,产品销往华北、东北及香港、日本、俄罗斯等海外市场。   第二步加法,作为老水泥企业,玉螺水泥集团在机械加工制造方面有着良好的经营优势。为此,2009年1月他们又把眼光投向北疆冰城,与哈尔滨工业大学联手成立了集设备开发、材料研制、工艺研究、工程应用为一体的高新技术企业— 唐山锐世科技有限公司。作为哈工大产学研基地,锐世科技公司采用国际先进的、具有节能、高效、科学、实用等特点的等离子熔敷技术,可根据用户不同工况、不同要求自主配方,配制出耐高温、抗冲击、耐腐蚀、耐磨损及具备以上综合性能的耐磨复合板产品。投放市场后,产品相继在神华集团、京能集团、华电蒙能、包钢集团等冶金、化工、煤矿、电力、建材诸多行业中得到应用。唐山顺发电厂原设备特殊部位易损件3个月就需要更换一次,使用锐世科技公司产品后6个月仍毫发无损、完好如初。   第三步加法进一步升级。2012年,玉螺正式进军新材料领域,进行新兴产业延伸的顺势之为。他们秉承“光电改善世界、创新引领未来”的理念,与河北工业大学信息功能材料研究所等单位合作筹建了唐山锐晶光电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作为河北工业大学的产学研基地,引进国际一流的先进设备,新上了研发、生产、销售蓝宝石单晶LED衬底材料项目。   LED蓝宝石单晶衬底材料项目,高效、绿色、科技,其产品环保节能、应用广、需求量大,是国家鼓励重点发展的行业技术。因此,国家《新材料产业“十二五”发展规划》中把泡生法生产蓝宝石列为重点支持项目。虽然从中央到地方都相继出台了相应的优惠政策进行重点扶持,但目前我国蓝宝石技术基础还比较薄弱,蓝宝石产品与国外相比差距很大。据了解,国内成熟工艺生长的晶体重量大多为35公斤,只能制取小尺寸晶棒。大尺寸、高质量的蓝宝石单晶制备技术仍被美国、俄罗斯、日本等国际大厂垄断,国内芯片厂大尺寸蓝宝石衬底片基本依赖进口。   该项目投入使用后,玉螺水泥集团旗舰下的锐晶光电公司,采用改良泡生法技术,成功研发90公斤蓝宝石晶体生长技术,开发出大尺寸蓝宝石单晶制备工艺,制备出高完整性蓝宝石晶体。生产出的合格产品,经权威专家和机构鉴定,为国际同行业一流水平。这一技术,不仅打破了国外技术垄断,实现了进口替代,而且也填补了全省空白,对完善我省LED产业链具有非常重要的意义。   分析   化解产能过剩的“加减”之道   工信部7月公布了今年首批工业行业淘汰落后产能企业名单,产能淘汰名单涉及19个工业行业,其中河北省水泥行业上榜最多,共涉及32家企业。在化解产能过剩方面,河北已痛下决心,9月出台的《河北省大气污染防治行动计划实施方案》提出,到2014年,提前一年完成国家下达的“十二五”落后产能淘汰任务,其中要淘汰水泥落后产能6100万吨以上。   河北省社科院经济所所长薛维君表示,大而不强,结构低级化,产品低值化,能耗高,排污重,经济发展过分依赖投资和能源原材料,使河北面临着转变经济发展方式的历史性难题。在国家对京津冀地区一揽子环境改善的统筹规划中,河北省分摊到巨大的化解过剩产能的任务。对此,河北要有决战决胜、浴火重生的勇气和决心,通过消化、转变、整合、淘汰等方式,过结构调整的坎,爬转型升级的坡,打好调整经济结构、化解过剩产能这场攻坚战。   从9月份出台的《河北省大气污染防治行动计划实施方案》细化及严厉程度来看,河北化解产能过剩的退路已经没有。但化解如此巨量的产能并不是一朝一夕的事,如何在方案要求的时间内实现目标就成为最实际的问题。   单纯做减法,壮士断腕,还是一边做减法一边做加法?这是一个短期思路和长远目标的优选题。   河北省发改委巡视员谢占海的观点朴素而直接,“要转型要生态,压减是必须的,但是,压旧的、压落后的同时,必须要上新的,以新的来贴补旧的、来逐步替换旧的。”谢占海表示,压减过剩的产能,不可避免要有一定的阻力,比如投资方几十亿的投资怎么办,60万的产业工人哪里去?“在压减旧产能的同时,培养一批新产业,提供新的投资渠道和就业机会,先压后培育,边压边培育还是先培育后压减,这是个思路问题。”   他在不同场合一直强调的是,河北产能过剩的化解,关键“不在压,而在增”。增加新产业,增量出来有替代作用之后,过剩产能的消减就会简单的多。这是一个“腾笼换鸟”的过程。   记者手记   “加法”在压减产能中的妙用   压减6100万吨水泥产能是个什么概念?记者比较了一下,比较直观的数据是,6100万吨将是一个大型水泥上市企业一年一半以上的产能。或者是七八个中型水泥厂一年的总产能。试想单纯做减法,直接砍掉6100万的水泥产能,上市公司的股票在二级市场恐怕要被投资者直接抛弃,而这七八个中型水泥厂的数万职工,又将何以为生?   在采访过程中,河北省内的专家也表示,压减产能虽然有决心有勇气,但阻力肯定会很大。投资者的投资、劳动力的安置等都是现实问题。单纯做减法,将使这些阻力最大化。   加法在此时则有妙用。压减旧产能,不必始终在旧产业上费尽心力,而是应该将眼光放到新增高端产业、培养高端产能上。当然,河北省发改委的一位官员曾表示,培养一个新兴产业项目,至少要投入10亿元,且需要时间培育。这是一个先“砍柴”还是先“磨刀”的艰难选择。   那么这种“有中生新”的产能化解方式能不能做?能,上述专家建议,河北国有企业一般都集中在传统产业,国有企业可以做新产业的带头人,利用既有产业基础和资金基础,着力在“增新”上做文章。   事实上,国务院印发的《关于化解产能严重过剩矛盾的指导意见》有这样的思路,在当前产能严重过剩的现状下,既要防止无序扩张,又要考虑地方发展经济、产业升级的需要,因此,《意见》更加注重运用发展的办法化解过剩产能,提出建立产能等量或减量置换制度,缓解地方经济发展与淘汰落后的矛盾,调动地方积极性。

7月9日上午,河北省组织开展化解过剩产能集中行动,在秦皇岛、唐山、廊坊、邢台等8个设区市,集中拆除35家企业的有关生产装备,加快化解过剩产能。

目前,河北省已经确立了钢铁、石化、化工、有色、水泥、平板玻璃等123家位于城市主城区的重污染企业搬迁任务,启动搬迁主城区重污染企业24家,综合整治重污染小企业8347家。  河北123家重污染企业将搬离主城区  4月8日下午,河北省环保厅副厅长殷广平、河北省发改委副主任宋立民、河北省工信厅副厅长周军堂,向京津冀三地媒体联合采访团介绍了我省大气污染防治措施和进展成效,并回答记者提问。  大力推进“6643”工程化解过剩产能  “围绕产业结构调整,河北省坚定不移化解过剩产能,大力推进‘6643’工程,到2017年压减6000万吨钢铁、6000万吨水泥、4000万吨煤、3000万重量箱玻璃。”殷广平表示,综合运用市场、法律、行政、标准等手段,倒逼不达标产能退出市场,提前一年完成“十二五”落后产能淘汰任务,压减1500万吨粗钢、1000万吨水泥、1800万重量箱玻璃。  我省《河北省大气污染防治行动计划实施方案》结合正在开展的全省分行业、分类别污染源调查情况,强化和增加了一些具有我省特色且对大气环境质量改善具有重要作用的新要求、新做法,力争经过5年努力,全省环境空气质量总体改善,重污染天气大幅度减少。力争再利用5年时间或更长的时间,基本消除重污染天气,全省环境空气质量全面改善,让人民群众呼吸上新鲜空气。  据了解,我省将全省净削减4000万吨燃煤任务分解落实到各市,加快洁净煤配送中心建设,建成煤质快速检测站53个(新建29个),从源头控制入市煤炭煤质,划定25个重污染控制区或禁燃区,推进石家庄市区52个村3.4万户居民低硫煤燃烧和廊坊市1090个城中村散烧煤改清洁燃料试点。全年淘汰改造分散燃煤小锅炉、茶炉、炉窑3.5万台,完成燃煤锅炉清洁能源置换和烟尘治理1800多台。“到2015年淘汰105万辆黄标车的目标任务分解落实到各地,2013年全省共淘汰黄标车65.9万辆,占全部淘汰任务量(105万辆)的一半以上。”殷广平说,2013年全省完成1578座加油站、18座储油库、343辆油罐车油气回收治理,分别超年度计划任务31.3%、50%、243%,国Ⅳ标准汽油已于今年初开始供应置换。  到2015年6月底,四大行业二氧化硫、氮氧化物、烟(粉)尘排放量分别削减17.95万吨、31.69万吨、0.72万吨,深入实施脱硫、脱硝等减排项目1090个,拆除烟气旁路58条(电力54条,钢铁烧结机4条),物理封堵和铅封钢铁烧结机旁路26条,新建烧结机脱硫设施43座,完成36台燃煤机组除尘改造、38台燃煤机组和30台新型干法水泥回转窑脱硝改造。  目前,我省已经确立了钢铁、石化、化工、有色、水泥、平板玻璃等123家位于城市主城区的重污染企业搬迁任务,启动搬迁主城区重污染企业24家,综合整治重污染小企业8347家。  今年将压减1500万吨钢铁产能、1500万吨煤炭  “按照‘6643’工程的要求,我省2014年确定了压减1500万吨钢铁产能的目标任务。”宋立民表示,到2013年年底,我省已累计淘汰压减炼铁产能1385万吨、炼钢产能2176万吨,其中落后炼铁产能1072万吨、落后炼钢产能1564万吨。  宋立民说,由于我省落后钢铁产能的淘汰任务已基本完成,第二次“周日行动”拆除的设备,主要是符合国家产业政策的既有产能。其中不属于落后产能的400立方米以上高炉7座、炼铁产能357万吨,占53.2%;3座转炉均为符合国家产业政策的炼钢设备。通过这次行动拆除设备,年可减少煤炭消耗406万吨,减少二氧化碳排放97010吨、烟粉尘排放7000吨。  周军堂表示,“十二五”以来,我省淘汰压减炼铁产能2308万吨、炼钢产能2545万吨,分别占全国“十二五”计划淘汰任务总量的48%和53%;淘汰压减水泥产能10966万吨,占全国计划淘汰任务总量的30%;淘汰压减平板玻璃产能4206万重量箱,占全国计划淘汰任务总量的46.6%。“提前两年超额完成国家下达我省的‘十二五’目标任务。”  据宋立民介绍,按照《河北省削减煤炭消费及压减钢铁过剩产能任务分解方案》,到2017年年底,我省煤炭削减总量要比2012年净削减4000万吨。按照这一目标,我省确定了2014年比2012年压减1500万吨煤炭消费的目标任务,并分解落实到各设区市。  据介绍,2013年,新增可再生能源发电装机容量146.6万千瓦时,累计达到920.4万千瓦时,占全省发电装机容量17.6%,比上年提高1.8个百分点。全省非化石能源占一次能源比重为4.2%,比上年提高0.4个百分点。同时,积极协调中石油等气源单位增加天然气供应量,全省天然气利用规模达到52.3亿立方米,比上年增长22.5%。  做好“减法”,也要做好“加法”  “把落后产能的淘汰与工业行业准入有机结合起来。”周军堂说,为确保将等量、减量置换原则落实到位,对凡是列入国家淘汰落后产能任务的行业,所有新上项目和技改项目都要严格遵循等量和减量置换原则,用严格的制度保障巩固淘汰落后产能成果。  同时,我省还将强化节能环保指标约束和行业准入管理,完善市场准入、差别电价水价和信贷政策,建立产能退出奖励、交易机制。颁布实施了严于国家标准的河北省钢铁工业大气污染物排放和单位产品能耗限额标准,并主动将钢铁落后产能高炉标准由国家规定的400立方米及以下提高到450立方米以下,转炉标准由30吨及以下提高到40吨及以下。2012年以来,已通过上述方式,倒逼不属于落后产能的670万吨炼铁、761万吨炼钢产能退出市场。水泥、平板玻璃行业在规模总量、产品结构、节能减排、产业集中度等方面均提出了明确目标、标准和要求。“目前河北正处于经济增长换挡期、结构调整阵痛期和深化改革攻坚期,既要做好减法,更要做好加法,要在结构优化、升级转型的同时,确保国民经济的平稳增长和发展的质量。”周军堂表示,我省将大力实施“三个一百”工程。在传统产业、战略性新兴产业和现代服务业三个领域分别选择百家重点企业,引领和带动产业加快转型升级。  同时,继续推进“十百千”工程。以培育十大工业基地、百家优势企业和千项名牌产品为重点,推进生产力布局优化、企业竞争力增强和品牌质量升级。积极培育两化融合重点企业,加快公共服务示范平台和区域两化融合创新服务中心建设。大力培育规模以上企业发展,力争3年新增5000家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其中,2013年新增规模以上工业企业1600家以上。

去产能是去年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提出的五大任务之首,更是钢铁行业深化供给测结构性改革、实现转型脱困的主攻方向。  随着国务院发布《钢铁行业化解过剩产能实现脱困发展的意见》,要求从2016年开始,用5年时间再压减粗钢产能1亿~1.5亿吨;今年政府工作报告明确提出的要“重点抓好钢铁、煤炭等困难行业去产能”“严格控制新增产能,坚决淘汰落后产能,有序退出过剩产能”等一系列宏观政策的出台和配套政策的相继落实,钢铁行业去产能之役已经打响。这场战役的关键在国家、在地方、在企业、在个人……  河北是我国钢铁第一大省,在压减钢铁产能的工作中有着举足轻重的作用。本期就邀请您跟随我们记者的脚步,一起去看一看,河北省如何打响去钢铁产能硬仗。  两会期间,全国人大代表、河北省省长张庆伟表示,2020年河北省钢铁产能将压减到2亿吨以内,这意味着60%的钢铁企业面临关停重组。  河北目前钢铁产能约为3亿吨,在不增加任何产能的前提下,5年内关停产能1亿吨,将包揽国务院今年初提出的在“十三五”期间全国压减钢铁产能1亿~1.5亿吨的多半任务,任务十分艰巨。  《中国冶金报》记者于3月初到石家庄、邯郸、唐山的一些钢企调查,与企业家、专家、业内人士就钢铁业苦熬“寒冬”,去产能持续升温等问题,探讨分析钢企调查,如何求生存谋发展,打响这场去产能的硬仗。  河北民营钢企或将成为去产能的主角  去产能位于去年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提出的5大任务之首,而钢铁业是化解产能过剩行业的重中之重。  河北省2015年钢产量达到1.88亿吨,连续14年居全国第一位,约占全国钢产量的1/4。其中,民营钢企占全省产钢量的65%。从规模的层面看,年产钢量300万吨以上规模的民营钢企仅有15家;从盈利层面看,盈利42家,亏损27家,亏损总额大于盈利总额;在27家亏损企业中,连续亏损3年的有10家,其资产负债率均达95.46%。  石家庄一位资深业内人士认为,河北省有近3成的民营钢企装备水平比较落后,改造升级难度大,资金紧张,环保达标无望,将面临依法退出。  “2015年钢材价格过度下跌,跌破成本线,难以通过降成本完全消化。”唐山钢铁工业协会一位负责人对《中国冶金报》记者表示,2015年钢材价格综合指数下降到54.74点,钢材平均结算价格同比下降790多元/吨,创下历史新低,建筑钢材、中厚板及热轧板卷等主要钢材品种市场价格最低至1680元/吨和1800元/吨,分别较2008年最高价下降了3590元/吨和4070多元/吨,平均价格较2014年降低1000多元/吨。  邯郸一家民营钢厂的经理坦言:“当前,靠需求大幅增长拉动钢材价格明显回升已绝无可能。河北民营钢企将成为去产能的主角,如果该退出的钢企不退出,就会把好的企业乃至整个行业一起拖垮。”  一些钢企和地方为何“怕”去产能  今年2月初,国务院发布《关于钢铁行业化解过剩产能实现脱困发展的意见》(以下简称《意见》),明确去产能目标任务,严禁新增产能、化解过剩产能、引导行业升级,给过剩产能退出市场指明了方向。  但是,《中国冶金报》记者在调查时了解到,一些钢企和地方官员对于推进去产能工作,至今还存在一种“等和怕”的错误认识。  虽然大家已经意识到化解钢铁过剩产能是当务之急,但是,对于绝大多数民营钢企老板来说,他们认为钢厂是自己亲手打拼、艰苦创业建成的,不愿意看到“我停产你不停产,我压缩你不压缩”的现象出现,观望情绪十分严重。此外,在《中国冶金报》记者所调研过的民营钢企中,有5成以上企业的现金流是负数,一旦关停,银行便会把所有贷款抽走,企业彻底破产。企业怕破产,越产越亏,越亏越产,由此导致恶性循环。而有的地方官员之所以怕去产能,主要是担心涉及到职工安置、资产债务等棘手问题引发社会不稳定,其实质是怕担责任。  凡此种种,这些错误认识成为当前去产能的“拦路虎”。  针对上述现象,多名专家指出,这场去产能之仗前所未有,要将“市场倒逼、企业主体、地方组织、中央支持”的原则落实到位。众多钢企老总的共识是:“发挥市场调节无形之手的力量,多管齐下,打‘组合拳’;因地制宜、因企施策,用市场办法化解产能过剩问题。”  此外,河北在大力压减过剩产能同时,应引导钢企加速向钢铁上下游乃至非钢产业延伸,这是钢企转型升级谋求生存的必由之路。  据记者了解,河北省钢铁行业非钢产业比重已达15%,一些钢企已经在探索转型升级之路。  唐山迁安市思文科德金属包装有限公司,原是一家规模几十万吨的民营钢厂,2011年投资42亿元建成国内第一条八色印铁生产线(薄板最薄厚度0.2mm),生产的产品如王老吉凉茶罐、伊利奶粉罐等金属包装容器,如今年收入上百亿元,利润10多亿元。河北津西钢铁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投资百亿元布局发展非钢产业,形成了以钢铁冶炼、装备制造、绿色地产、金融租赁、节能环保、高新技术等6大板块为一体的大型企业集团,目标是锁定非钢产业销售收入占集团总收入的50%以上。  河北去产能的4大看点  河北省已打响这场去产能的“硬仗”。  《中国冶金报》记者从河北省工信厅了解到,河北省今年将按照“5个一批”的思路,即运用经济法律手段和市场机制淘汰一批,提高产能利用率;通过整合重组和布局优化整合一批;推进产需衔接,拓展市场需求消化一批;处置“僵尸企业”退出一批;“走出去”加强国际产能合作转移一批。河北去产能的看点、亮点有四个方面:  其一,做好去产能的“加减法”。  “2016年河北省压减炼铁产能1000万吨,炼钢产能800万吨。”河北省冶金行业协会副会长兼秘书长王大勇向《中国冶金报》记者表示。目前,河北已提出了“十三五”钢铁强省目标,要求钢铁业做好“加减法”,减去落后产能,增加高端产能。  河北将抓好唐山钢铁转型升级试点建设,以钢材产品替代进口为抓手,改善品种结构、提升高附加值产品市场占有率。同时,开展新型工业化产业示范基地创建专项行动,努力做大做强包括钢铁在内的5个行业。  业内人士指出,去产能不是简单把生产设备淘汰出去,而是真正做好加法,通过多渠道使钢铁深加工和上下游产业链延伸,实现提质增效。  其二,严格执法。  一方面严格依照去产能“路线图”执法,设置了环保、能耗、质量、安全、技术5条“红线”,凡有1条不达标的钢企必须退出;另一方面,完善激励政策,激发企业退出或重组转型的内生动力。鼓励钢企通过主动压减、兼并重组、转型转产、搬迁改造、国际产能合作等途径,退出部分钢铁产能。  河北钢铁去产能已进入实质性阶段。例如,今年1月份,河北太行钢铁集团(以明芳钢铁领头,整合广耀、东山、永诚、鑫山、运威五家钢厂)重组搬迁改造项目开工,意味着河北搬迁钢铁项目开始执行,将在唐山、武安分别压减炼铁产能355万吨、265万吨;后期,冀南钢铁(金鼎、文丰等钢厂)重组搬迁项目也在搬迁之列。今年3月份,唐山国丰钢铁将北区高炉、生产线关停。  其三,加快落实企业退出的产能。  截至2015年底,河北省累计压减炼铁产能3391万吨,占全国的59%;压减炼钢产能4106万吨,占全国的76%。  今年,河北省将加快落实企业退出的产能,包括淘汰落后的产能,加快处置“僵尸企业”实现市场出清的产能、兼并重组压减的产能、转产搬迁压减出的产能等。河北省财政对压减过剩钢铁产能的专项奖补资金支持政策同步落实到位。  其四、让优质产能“走出去”。  2015年,河北省钢材出口3698.65万吨,创汇153.22

在钢铁和鲜花中如何取舍,是即将举办世界园艺博览会的钢铁之城唐山不得不面对的一道难题。  越过严冬,当2016年的春光重回大地,世界园艺博览会将在唐山南湖公园如约而至。这是唐山市有史以来承办的规格最高的一次重大国际性展会。  与主题“都市与自然·凤凰涅槃”相契合,这座中国北方工业重镇将在40年里两次经历重生。  1976年唐山遭受了强度里氏7.8级的大地震,主题中的“凤凰涅槃”一词取唐山经历大地震劫难后而浴火重生之意。  唐山世园会执委办副主任薛绍江说:“另一层含义是唐山的产业结构是大钢铁、大煤炭、大石化,产业结构中重工业偏重,唐山要想实现经济持续发展,产业必须转型升级,对唐山来说这几乎是第二次凤凰涅槃。”  “中国钢铁看河北,河北钢铁看唐山”,唐山的钢铁产能占到河北总钢铁产能的一半以上。钢铁作为支撑唐山经济发展的支柱产业,但如今贴上了“高污染、高能耗、低效益”的标签。  去除污染黑标签,向外界呈现一个绿色、可持续发展的唐山,唐山旧的支柱产业必须转型升级。  唐山的产业结构是大钢铁、大煤炭、大石化,如今在全球经济严冬之中,靠这个过日子难以为继,然而产业转型和改善环境空气质量并不容易。  2015年全年,中国粗钢产量8.038亿吨,下降了2.3%。22日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议决定,在近几年淘汰落后钢铁产能9000多万吨的基础上,再压减粗钢产能1-1.5亿吨。  细化到河北省的压减钢铁过剩产能方案上,到2017年底,唐山要压减炼铁产能2800万吨、炼钢产能4000万吨。化解炼钢产能任务占中国的二分之一,河北省的三分之二,任务十分艰巨,这意味着唐山传统的钢铁产业将“壮士断腕”。  “唐山世园会期间,正是向世界展示唐山抗震重建、生态修复成果和实现资源型城市转型决心的契机。”薛绍江说,世园会期间,唐山面临保障空气质量的巨大压力。  唐山市发改委相关负责人介绍说,唐山实施了倒逼退出机制,深入开展钢铁、水泥等行业大气污染治理攻坚行动,要求企业在各主要排污节点配齐环保设施,严厉处罚不能按时完成治理任务和不达标排放的企业。  截至2015年底,唐山市化解炼铁产能1087万吨,化解炼钢产能2357万吨,分别占河北省下达2017年底任务的38.8%和58.9%。  经过治理,唐山的蓝天渐渐多了。唐山市环境保护局数据显示,2015年重度污染以上天数减少30天,PM2.5同比下降15.8%。  2016年,河北省下达给唐山市化解炼铁产能任务578万吨、炼钢450万吨。据测算,压产能治污染影响河北省生产总值增速约0.9个百分点。唐山市由于化解钢铁过剩产能任务较重,在这个过程中也面临着解决好职工失业问题的重任。

上午10点,在唐山市丰南区国丰钢铁公司北厂区,施工人员用吊车、切割机对三组450高炉、两组50吨转炉和一组40吨转炉进行拆除。丰南区委书记王东印指出,下一步,将在等量置换的情况下研究升级,同时由城区钢铁企业逐步转移到沿海,腾出城市空间,发展服务产业。

本文由澳门新葡萄娱乐网址-赌场棋牌官方网站发布于联系我们,转载请注明出处:6100万吨将是一个大型水泥上市企业一年一半以上的产能,加快化解过剩产能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