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碳市场建设大致可以分为3个阶段,碳排放交易是为促进全球温室气体减排所采用的市场机制

摘要: 2月4日举行的中国碳排放交易高层论坛上,国家发展和改革委气候司国内政策和履约处处长蒋兆理表示,我国将在2016年启动全国碳市常全国碳交易市场的首批行业企业将由电力、冶金、有色、建材、化工等5个传统制造业和航空服务业,年排放量大于2.6万吨的企业构成,碳市场排放量可能涉及30亿吨至40亿吨。如果仅考虑现货 ,交易额预计可达12亿元至80亿元;如果进一步考虑期货 ,交易额将大幅增加,活跃性也将大幅提升,交易金额将达600亿元至4000亿元。 自2013年6月以来,我国相继在深圳、北京、上海 、天津 、广东 、湖北 、重庆等地建立了7个碳交易市场,这一系列交易试点拉开了我国碳交易从无到有的序幕。国家发展改革委气候司副司长孙翠华此前表示,7省市的碳交易试点都明确了交易范围,设定了控制碳排放的目标,建立了碳排放的核查体系,也建立了注册登记系统和交易平台,并开展了相关能力建设,试点进展顺利,成绩显着。 随着碳交易试点的顺利推进,加快建立全国碳排放交易市场也被提上了议事日程。2014年9月,国家发展改革委印发《国家应对气候变化规划(2014-2020年)》,明确提出将继续深化碳排放权交易试点,加快建立全国碳排放交易市常 蒋兆理在发言中透露,全国碳市场建设大致可以分为3个阶段。其中,2014年至2016年为前期准备阶段。这一阶段是全国碳市场建设的关键时期,必须明确时间表、路线图、责任人、检验标准,使所有工作均按照施工图推进。2016年至2019年是全国碳交易市场的正式启动阶段,这一阶段将全面启动涉及所有碳市场要素的工作,检验碳市场这个“机器”的运转情况,但不会让“机器”达到最大运行速度。2019年以后,我国将启动碳市场的“高速运转模式”,使碳市场承担温室气体减排的最核心的作用。

据悉,未来全国将保留7家至8家国家级交易机构,承担全国统一市场的交易服务任务,企业可以选择其中任何一家机构进行交易。目前,中央正在积极筹备配额注册登记系统,这一系统将由地方代管。

近年来,中国在节能减排及优化能源结构方面作出了很多努力,也取得了令人瞩目的成效。未来,随着全国性碳排放交易市场的成立,有望对钢铁、石化等与碳排放密切相关行业形成长期利好。

随着《巴黎协定》的正式生效,全球气候治理进入了一个新的发展阶段。事实上,今年也是中国碳交易市场全面进入发展快车道的关键之年。

“目前,已有22个重点行业企业温室气体核算与报告指南发布,国家碳交易注册登记系统也已建设并运行。”发改委气候司副司长蒋兆理表示,下一步,将制定碳排放权交易总量设定和配额分配方案,不断完善机制,为实施全国性的碳排放交易奠定基础。

国家发展改革委应对气候变化和国际合作研究中心碳市场管理部副主任张昕认为,无论是石化和化工企业,还是燃煤发电企业,一方面要通过先进的技术手段和有效的管理机制,切实做好节能减排工作,另一方面要学会通过碳交易及碳资产合理、精细化的管理,双管齐下实现低成本的减排,而不是仅通过“付费”来实现减排目标。

与此同时,非化石能源将迎来发展机遇。目前,我国非化石能源占能源消费比重已从2005年的6.8%提高到2014年的11.2%;到2030年,这一比例将要提升至20%左右,这意味着未来15年,我国非化石能源还有近1倍的市场增量。

中国有望成全球最大碳市场

“如果本次巴黎气候大会能如期达成协议,将会起到更大推动作用。”专家表示,这种推动作用表现为对中国节能减排产业的约束性效应,通过碳排放权交易或将在节能减排领域形成更为顺畅的资金流,有助于我国落后产能的淘汰和产业结构的优化。

我国碳交易试点启动于2011年。2011年10月,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将北京、上海、广东等7省市列为碳排放权试点,探索利用市场机制控制温室气体排放。2013年6月,深圳成为全国首个正式启动碳排放交易试点的城市。2015年12月,中国在巴黎气候大会上宣布,将在2017年全面启动碳排放权交易市场。

解振华表示,当前试点的关键是探索碳市场的运行机制,“比如如何确定总量、配额如何分配、如何核查交易量和排放量等,希望通过试点获得确切、科学的核实方法”。

来自联合国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的报告显示,全球气候变化与人类活动密切相关,尤其是过度使用化石燃料或生物质燃料,如煤炭、石油和天然气等,排放出大量二氧化碳、甲烷等温室气体引起气候变化。通过碳排放权交易,在减少二氧化碳排放的同时,还可相应减排二氧化硫、氮氧化物、PM10、PM2.5等大气污染物。

只有当市场足够大、覆盖全国的时候,碳市场的定价作用才能发挥出来。中国明确了2017年启动全国碳排放交易体系,意味着全国统一的碳市场建设已进入倒计时。

由于碳配额分配关系到相关企业的运营成本,也会影响各方参与碳市场交易与建设的积极性,其分配方案一直是市场关注的焦点。

中国气候变化事务特别代表解振华日前表示,我国已全面启动了7个省市的碳排放权交易试点,目前进展非常顺利,不仅全部实现了上线交易,而且交易价格也比较稳定。他同时透露,除去年12月发改委发布的《碳排放权交易管理暂行办法》外,更高层级的“碳排放权交易管理条例”也已进入立法视野,中国碳市场的春天正渐行渐近。

我国碳交易试点开展以来,企业对于“碳交易”的认识,已从最初的概念层面逐步认可其是可以实际操作与盈利的金融工具。不过,专家指出,尽管企业可以通过碳市场交易获得合法的碳排放权利,但制度设计的初衷仍是在于引导企业降低碳排放的强度。

“中美两国达成气候减排合约,意味着全球最大的两个碳排放体进入全球碳排放体系。此举标志着中国促进温室气体减排、应对气候变化迈出了一大步。”中国能源网首席研究员韩晓平说。

“突破400ppm意味着什么?这说明全球气候变化正在加速逼近2℃温控目标的临界点。”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周宏春强调指出,目前,应对气候变化留给我们的时间已十分有限,各方应积极行动起来与时间赛跑。

碳排放被认为是气候变化的“罪魁祸首”,碳减排是气候大会的核心议题之一。今年9月,中美两国再度发表《气候变化联合声明》,中国承诺到2017年启动全国碳排放交易体系。

按照规划,全国统一碳市场建设的第一阶段将涵盖石化、化工、建材、钢铁、有色、造纸、电力、航空等重点排放企业,门槛在年标煤消耗量1万吨以上。此前颇有争议的新能源汽车的配额也将被纳入到碳市场的管理体系中。

事实上,我国碳交易试点自2013年启动以来,各试点地区不断完善配额分配、温室气体排放核算等规则,积极探索、创新以碳排放为标的的碳金融产品和机制,中国核证资源减排量为标的的质押、碳期权合同、碳基金、CCER预购买权、借碳业务等新兴领域表现活跃。

今年1月,国家发展改革委出台了《关于切实做好全国碳排放权交易市场启动重点工作的通知》,对全国碳市场建设作出了统一部署,要求确保2017年启动全国碳市场;3月,《碳排放权交易管理条例》上报国务院并进入立法程序;6月,国家发展改革委组织召开碳市场建设专题会议,提出“加快推进碳排放权交易制度”。

从长远来看,碳市场在我国将有广阔的发展前景。除了现有的7家试点地区外,一批国内碳市场参与机构已经着手对碳交易机制进行探索,控排企业也在逐渐适应中国的碳市场交易机制,大量外部性资源也开始介入这一领域发掘商机,碳交易市场带来的改革红利已开始释放。

本文由澳门新葡萄娱乐网址-赌场棋牌官方网站发布于新葡萄,转载请注明出处:全国碳市场建设大致可以分为3个阶段,碳排放交易是为促进全球温室气体减排所采用的市场机制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